延迟退休:或被列入立法程序 有望2018年推出方案

“延迟退休”备受社会高度关注。有业内专家表示,延迟退休或被列入立法程序,方案有望在2018年推出,经过4年过渡期后,2022年正式实施,“或设置弹性制度”。

“延迟退休”自被提出起,备受社会高度关注。人社部曾表示,延迟退休方案将于2017年正式推出。2018年在即,方案何时推出仍是未知数。有业内专家表示,延迟退休或被列入立法程序,方案有望在2018年推出,再经过4年过渡期,在2022年正式实施。


方案有望明年推出

近几年,社会对延迟退休的讨论持续攀升。通过官方口径,可以发现方案出台日渐步近。

早在2012年,由人社部、发改委等部门制定的《社会保障“十二五”规划纲要》发布,提出“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”。

2016年7月,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介绍延迟退休政策称,将分三步走:一是在实施上会小步慢行、逐步到位;二是区分对待,分步实施;三是会在之前做及时的公告,也会在方案出台前广泛地听取和征集意见。

2017年3月1日,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,人社部将结合中国实际情况,根据劳动力总量的变化情况、就业状况和社保基金长期可持续发展情况,继续深入研究,适时推出延迟退休这项政策。

“延迟退休政策的出台实施是大势所趋。”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表示。他说,中国人均寿命在提高,最初是根据十多年前人口寿命和余命来精算养老保险,人均寿命增加后出现两个问题:一个是统筹账户里的钱支出增多,第二个是个人账户的钱领光了,统筹账户的缺口将会扩大。

“民众受教育程度在增加,若还是55岁退休,为社会服务的时间很短,对人力资源是很大的浪费。而且随着退休人口的增多,养老保险基金压力越来越大,缴费的人越来越少,领养老金的人却越来越多。”庹国柱对界面新闻说。

延迟退休政策何时是适时“窗口期”,至今仍带着悬念。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表示,明年有望推出延迟退休方案,国务院曾表示在2022年启动延迟退休,2018年推出方案后有4年的过渡期。过渡期需要做技术和宣传上的准备,如社保系统对出生年月的统计和退休年月的登记。

董登新称,延长退休年龄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民生政策,参照欧美国家的经验,延长退休年龄一般都要修改法律。“我们可能也要走人大立法程序,延长退休年龄或将被列入人大立法的范畴,一旦通过人大代表投票表决,就有了法律效应。”


或将设置弹性制度

董登新介绍,学界对延迟退休讨论较多的主要有两种方案。一种是先统一男女退休年龄到60岁,把女性多档退休年龄统一到一档,再同时延长男女退休年龄;另一种方案是男女各自延长,女性延长步伐比男性快,最终统一男女性退休年龄。

“我倾向于第一种,延长退休年龄最好的做法是男女性退休年龄统一到60岁,既能增大劳动力供给,又能减轻女性劳动力过早领取养老金带来的压力。”董登新对界面记者表示。

2017年12月,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《公共服务蓝皮书》指出,根据2016年课题组对全国38个城市中24000多位被访者对延迟退休政策支持度评价的调查情况来看,38.69%的被访者表示“不赞成”,30.26%的被访者表示“赞成”,还有31.04%的被访者表示“说不清楚”。

延迟退休牵涉不同利益群体,究竟是“一刀切”规定退休年龄,还是设置弹性的制度,也是民众关注的问题之一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美国实行的便是弹性的退休制度,民众可以提前退休,最早可退休年龄为62岁,不过退休后只能领全额养老金的70%,每推迟一个月领取,可以领到多一些的退休金。正常退休年龄为66岁,可以领取全额养老金。还有一种是鼓励延迟退休,如选择70岁退休可增发30%养老金。

董登新认为,目前中国采取的强制退休制度过于机械,建议采取弹性退休制度,对于身体不好或就业难的劳动者,可以设置为女性55岁、男性58岁退休,若男女性统一60周岁退休,则可设置最早退休年龄为58岁。不过他也指出,最早退休年龄如果和法定退休年龄相差太大,容易培养懒汉。


延迟退休会给哪些群体带去影响?

延迟退休政策直接涉及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,政策出台后会给哪些群体带去影响?

庹国柱表示,对于延迟退休,人群里有不同的情况,大家的意见不一致,有的行业喜欢延迟退休,如医生、教师,年龄大一些经验更丰富——市场有这个需求,职工也乐意延迟退休。

他说,有些企业劳动者,特别是很辛苦的行业,职员就希望早点退休,可以领退休金,退休后如果身体状态不错,还可以再找一份工作,不同人群、不同层次和不同工种有着不同的诉求和想法。而延迟退休一旦出台,受到最大影响的便是体力劳动者。

近年来,“延迟退休从女性开始”的呼声一直很高。董登新表示,世界各国退休年龄变动有两个趋势,一是男女退休年龄统一,二是退休年龄向65岁靠拢。相比外国,中国劳工的退休年龄偏小,尤其是女性劳工的退休年龄过早,是劳动力资源的浪费。

“一般情况下,女性比男性寿命长3-6岁,而我国女性劳动年龄太短,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女性在社会工作的权力,”董登新说,若统一男女退休年龄到60岁,中国城镇女劳工大约可以增加4000万到5000万人。

2017年3月,尹蔚民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当前中国的就业形势依然严峻复杂。在这样一个背景下,在制定延迟退休政策的时候,需要结合国情:一个是劳动力总量的变化情况,一个是就业的状况,还有社会保障基金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情况。

有观点认为,实施延迟退休后,将会对年轻人就业带来冲击。“这是一种消极、被动、传统的就业观。董登新称。“实际上,老年人就业岗位和年轻人岗位不存在彼此消长的关系,除了机关有编制的职位。”

董登新说,现在是互联网时代,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随着行业的不断细分,以及更多新业态的涌现,很多就业岗位是创造出来的,年轻人不需要与老年人抢岗位。“老年人的很多岗位是年轻人不愿意干的,年轻人的很多岗位是老年人干不来的。”

“反过来,延长退休年龄,可以增加大龄劳工缴费时间,可以减轻年轻人缴费负担和养老负担,这是代际缴费负担公平的必然要求,上几代人退休年龄越早,后几代人养老负担就越重。”董登新说。

来源;界面新闻


0
相关文章